中国文学艺术在线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《陌生人到梅庄》 > print 返回 打印
《陌生人到梅庄》
| [<<] [>>]

《陌生人到梅庄》

黄建国

有一天,一个陌生人风尘仆仆地来到梅庄,打听马堂的家在哪儿。有人告诉他,马堂去双庙镇了,到后晌才回来。
“哦?”那个人这样说,显出很诧异的样子。
“找马堂有事?”
“唔。”
“去,到他家去等。”
但是,陌生人没有去马堂家,而是绕着村子转了一圈,然后坐到村口梅二的小卖铺前,买了一瓶汽水,有一搭没一搭地喝一口,一边望着通往双庙镇的路。中午,梅二问这个人要不要来一包方便面,他可以免费提供碗和开水,被陌生人拒绝了。
“不要。”他很简洁地说。
随后,陌生人掏出自带的干粮,咬一口,嘴里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,就汽水吃。他坐在小凳子上,目不斜视,沉默地等待着,让人摸不出深浅。没有人再敢主动开腔与他说话,因为他是个彪形大汉,又长着络腮胡子,看起来像一个身手不同寻常的人。梅二试了几次,终于鼓足勇气询问陌生人是不是还需要一瓶啤酒。这回,陌生人只摆了摆手,连口都不开了。
梅庄的人,没有谁见过一个外地人,来到一个他不熟悉的地方,居然可以有这样目无一切的做派。他们都被镇住了。他们分别站在不远不近的街边,朝这边张望。突然有人想到这个人是来找马堂的,忍不住叫了一声:“噢哎。”另一个跟了一句:“嘿呀。”第三个咽下一口唾沫,说:“啊哈。”他们想,马堂终究有麻烦了。马堂这几年跟外头交往太频繁了,又是贩卖牲口,又是建苹果库,还买了康明斯大卡车;他本人戴一副墨镜,石头镜片;整天骑着摩托车,日一声向东,日一声往西,把去双庙镇当玩耍一般;看看,人狂没好事,狗狂挨砖头;看看,远道而来的寻仇者找上门来了。马堂的麻烦这下大了。等着看,梅庄今天要发生点儿什么事情哩。
早已有人把消息在路上通报给了马堂。马堂倒很镇静,并不下摩托,一只脚撑在地上,摘下墨镜说:
“就一个人?”
“谁知道村外的果园里,有没有他的同伙埋伏着?”
“我没有仇家。”
“来者不善,你得防一手。”
“哈,”马堂说,“我又不是没见过三个浪子过队伍,走。”他拧一下油门,日一声奔回梅庄来了。
陌生人有些惊讶地站起来,对马堂说:“我找你呢。”
马堂不摘眼镜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陌生人说:“我从北山来。我爸让我找到你。”
“谁是你爸?我不认识。”
“为二十多年前的一件事。”
马堂现在取下了眼镜,捏起衣襟擦拭镜片。他看见村街上的人在渐渐围拢过来,便说:“借一步说话,到家里去坐。”
马堂没有关闭头门。从外头绕过照壁朝里望,可以看见他们两个面对面坐在上房厅里。一开始,马堂很响亮地拍了一下大腿,还高声“哦”了一下,后来说的话就听不清楚了,但很明显他们都比较激动。不久,陌生人和马堂同时出来了。马堂说:“你回吧。回去好好给你爸说说,啊,说不定我还要去看他哩。”
陌生人的眼圈有些红。梅庄人很不理解,那么高高大大的一个人,又有满脸胡子,眼圈却红了,这让他们大失所望。他们有些心不甘。
有人问马堂:“事情了结啦?”
马堂说:“结了。”
“没敢动手?”
“谁动手?”
“这么说,你把他制住了。我就说么,在咱村里,不把他捶扁才怪呢。”
“至少卸他一条腿。”另一个人说。
梅二指着那个陌生人的后背愤愤不平地说:“长得像一堵墙,却是个抠皮,坐了多半天只喝了五毛钱一瓶的汽水。”
这时候,马堂说:“梅二,我要你五瓶啤酒行不行?我今天高兴,大家一起喝。”
梅二连声说:“好的。好的。”
马堂说:“你们想知道其中的原委是不是?那是一九七二年的事情,将近三十年了。刚才那个北山人他爸当麦客给咱队里割麦子,他婆娘生了娃,青黄不接,娃吃不上奶水。我是打麦场场长,私下做主偷偷给了他二十斤小麦带回去。当时生下的娃就是刚走的那个大胡子。

现在他爸得了绝症,临死前让儿子来谢称我一声,不然他合不上眼睛。就这么个事情。人心长着哩。那人是个孝子啊。你们想到哪里去了?”
几个喝啤酒的人咕嘟咕嘟往嘴里灌,没有一个人吭声。

 

分享到:

推荐 | 举报 | 打印 | 关闭
http://10000067190.8.sunbo7.net/show_hdr.php?xname=AE17L41&dname=RGD3991&xpos=4 (2018-06-24 09:22: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