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文学艺术在线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《教堂的钟声》 > print 返回 打印
《教堂的钟声》
| [<<] [>>]

《教堂的钟声》

阿成

在新西伯利亚市,我住在火车站前的一家叫“星”的旅馆里。

旅馆里各种设施还可以。除了仙女和独角魔王之外,超市、酒巴、咖啡座、邮局(还卖各种旧的纪念邮票,极便宜),应有尽有。还有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舞厅。

晚上没什么事,我常在旅馆的各个服务设施之间闲逛。
外界,似乎自入冬以来一直在下着大雪。大雪正统治着这座寒冷的城市。这样的季节里,俄国朋友经常去附近的山区滑雪,或者去森林打猎。可他们晚上干什么呢?难道就坐在壁炉前读《克雷洛夫寓言》,或者讲一些妖魔鬼怪的事故吗?

于是,他们就到“星”旅馆的舞厅来跳舞。

这里我只说与我有关的一件小事——是啊,我好像这一生也没有资格谈大事啦。大事离我太遥远,似乎是荒凉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,我便是一缕轻快的风也吹不到那里去了。
还是说我的故事吧。

我站在结满银色霜花的窗前,吸着味道有点怪的俄国烟。俄国烟甜丝丝的,有点像吐鲁番十字街头小贩儿叫卖的莫合烟。

我看见陆陆续续来跳舞的俄国人都把大衣存在衣帽间里,然后在卖鲜花的老太婆那里买一枝鲜花之后再进到舞厅里去。

我怡然地看着这一切。

窗外款款地落着大雪。教堂的钟声透过一道道雪幕,逶迤地传了过来。上帝正在为人类叹息呢。

悠扬的钟声之下,我也想买一枝鲜花……

只是送给谁呢?

大大小小的钟声,响彻在新西伯利亚市住宅区的上空,那是为赎罪的人们清洗着魂灵吧。

我心里在十几次地重复着买花的动作:付钱,然后拿着那枝红玫瑰随着散场的人流走进舞厅——这才是悲剧的高潮。

教堂的钟声停了,渐渐地,余声也消逝尽了。

舞会已经进行一半时间了。卖花的老太婆膝前的那几只铁桶里也只剩下一枝玫瑰。

老太婆叹息一声,打算收摊儿了。

于是,我走了过去:付钱,买下了这枝玫瑰。然后,送给了这位老太婆。

我做了一个手势羞涩地说,送给您。

老太婆拿着这枝玫瑰,灿烂地笑了——窗外的鹅毛大雪像在圣诞之夜里一样。整个俄罗斯都在为她祝福啊。

她拿着那枝玫瑰深情地嗅着,然后像少女一样旋转着跳起舞来。

我站在一旁轻轻地为她鼓掌。

 

分享到:

推荐 | 举报 | 打印 | 关闭
http://10000067190.8.sunbo7.net/show_hdr.php?xname=AE17L41&dname=RGD3991&xpos=10 (2018-12-12 14:56:25)